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S心生活 >【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

【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

分类:S心生活 作者:
【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好野人在乌布】这次玩大了

我是被JJ派上山玩的。上山前的联络都由JJ处理,她说:“你只要登山前一天把自己带到火山附近的旅店,然后找负责人阿寿商量隔天的活动细节,就行了。”所以呢,我在上山前,一直以为只是陪几个到峇厘岛参加冲浪营的体!育!系!猛!男!上山玩玩(我承认:是因“体校猛男”才同意上山陪玩的)。

当我在半夜十二点见到阿寿时,才惊觉:哇哩!原来三个小时后就要集合,准备出发的“巴杜尔火山日出静心活动”的参与者全是中国年轻意见领袖,有:中国首位女子冲浪冠军、体育健美男/女模特儿、舞蹈家、运动品牌大使、体育频道主编、运动营养师、自行车联赛动作冠军、健身模特训练师、健康饮食博主……就如我无法理解超过百万的数目(在峇厘岛生活,遇到百万数目是常态),已经十几年不看电视报章杂志,对中国现状完全处于无知状态的“宅妈”,眼前这群帅又美的真实份量已经超出我金鱼脑袋所能理解的范围,只好从围在身边忙进忙出团团转的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来自中国与台湾的工作团队及四名专业摄影摄像师)的大阵仗来推敲:嗯……这次,玩大了!

天这幺黑,路这幺陡……

初次见面一番寒暄了解后,我问阿寿:“你们刚刚抵达旅店休息,三个小时后又得出发登90分钟左右的火山,今天的紧密行程加上这几天接连不断马不停蹄的紧凑活动,应该让大家都累翻了吧?为了让这群毫无静心经验的帅又美们能真正地体验片刻的静心与临在,我建议进行结合声疗与颂唱的‘轻快版绝美日出静心活动’,好吗?”我和阿寿都抱有“尽量让电力已耗尽的帅又美们既能放松静心又不至于打鼾睡昏”的共识,轻易就定下了三个小时后的日出静心活动基调。

美美地带活动不是我的难点。我的难点在于顶着月光星光揹着“表演道具”走在滑溜溜的碎石子道上,天这幺黑,路这幺陡,表演的道具越揹越沉重;额头上的汗珠越滴越大颗……宅妈“上山路迢迢,到底什幺时候才会到?走到山顶,我还有力气准备场地带活动吗?”的神经紧张脑子里碎碎念症状开始越演越烈,这时候,该怎幺办?

当然好办!在峇厘岛,即使是深山里,也绝对“叫天天应;叫地地灵”。事实上,根本不用呼天喊地,只要停下脚步、抬起小手,示意身旁呼啸而过的越野摩多骑士“姑娘需要您帮忙,请把我送上山!”,就能轻轻松松地抵达火山山顶了(从山脚搭越野摩多到山顶的价钱是30万印尼盾(约88令吉),我从半山腰搭,所以车费减半。)好咧!此行只费了一点点儿吹灰之力就登上了火山,接下来,就是准备上场表演了咧!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