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V恵生活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分类:V恵生活 作者: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Rijksmuseum,享有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的美誉,历经十年的快速翻新重建,将八百年远逝的艺术和文史重新活化,致力于重现19世纪「黄金时代」的绝代风华,同时积极朝数位公共领域发展,用现代设计拥抱历史文化,走入建筑大师Pierre Cuypers打造的时光长廊,一一感受从中世纪直至二十世纪艺术亘古隽永的无穷魅力!
 穿越时空 重返荷兰的流金岁月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荷兰国立博物馆拱形天花板及繁複华丽的装饰,重现文艺复兴时期的美学风格,展现古典艺术高贵、大器的风貌。

坐落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其雄伟壮丽的哥德式建筑令人由衷讚叹,透过砖瓦温润饱满之色描摹出浓郁的古朴气息更具吸引力;走入室内,精美绝伦的装饰语彙幡然一转,凝鍊出内敛雅致的空间场域,一景一物都值得细细品味。号称荷兰最大、艺术文史资源最丰富的博物馆并非浪得虚名,各式各样的画作、瓷器、玻璃艺品涵盖了林布兰、维梅尔、弗兰斯 •哈尔斯等一代画坛巨擘的作品,其中被视为镇馆之宝的《夜巡》、《犹太新娘》、《倒牛奶的女人》驰名中外,而梵谷厅里的《自画像》、《 农舍 》等经典杰作,更让全球各地的艺术家、旅行者纷纷慕名而来,成了万众瞩目的艺术宝地。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博物馆珍藏许多世纪经典之作,像是林布兰的《夜巡》、维梅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梵谷《自画像》等。

翻开历史扉页,当时荷兰凭藉着地理优势成为重要的世界港口,透过全面的商贸体系及富裕经济走在大航海时代前端,荷兰人足迹遍及全球,成为荷兰「黄金时代」辉煌的历史见证。早在1798法国佔领荷兰之前,巴达维亚共和国诞生初期,政府听取财政部长艾萨克 • 高格尔建议,就此为荷兰国立博物馆埋下根基;博物馆成立于海牙,馆内蒐藏二百多幅绘画和历史物品,其中最着名就是Jan Asselijn的经典之作《受惊的天鹅》,至今在世界名画当中仍拥有举足轻重的崇高地位。随后在荷兰王国成立之际,历经几次搬迁,曾设置于达姆广场的皇宫及富豪汇集的特里普家宅,最终,1885年在阿姆斯特丹的林布兰广场找到适切的归属。在建筑巨匠Pierre Cuypers精密规划下,建筑整体贯穿哥德式浪漫色彩及文艺复兴时期的理性与精神,撷取圆弧肋拱、挑高设计、纯白色调的设计特点,将荷兰空前繁荣的景象收录于气势磅礡的博物馆内,展现独一无二的恢弘气度。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古今融合 兼容并蓄的现代设计

开放一个世纪的Rijksmuseum,建筑随着时间洪流沖激后逐渐留下岁月的痕迹,于是荷兰政府在2003年决定耗资巨额进行整修,期间却因水患、公众议题等问题不断地延宕,历经10年漫长的整修过程直到2013年以崭新多元的面貌重新开幕。拥有80个展厅、8,000件历史文物及艺术展品,阐述荷兰从黄金时代演变至今的艺术脉络与人文肌理。除此以外,还设有全荷兰最大的亚洲藏馆、户外花园、米其林餐厅、图书馆,及游客购物区等现代化设计,使大众享乐之余,更对文化遗产多一分认识与了解。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身处艺术博物馆当中的餐厅大堂,从布局、摆饰到精緻餐点,处处洋溢着优雅知性的文艺气息。

根据1901年Pierre Cuypers的设计基础,Rijksmuseum由西班牙建筑师团队Cruzy Ortiz领衔主导,面对历史绵延不断的累积,以古老的文化底蕴为载体,为空间扎下丰厚而温暖的美学深度,辅以电影、摄影、绘画等当代艺术,在新与旧之间共构兼容并蓄的设计张力。室内空间则由曾经建造罗浮宫而获得国际好评的法国建筑师Jean-Michel Wilmotte操刀,并与Van Hoogevest 建筑团队共同设计下,让各种元素在空间中激荡出独特韵味,另一方面,空间背景捨去华丽浓烈的色彩,回归宁静质朴,选用素雅优美的得利涂料铺陈一室,让艺品与整体质感更加纯粹。户外佔地广大的古老花园由荷兰景观设计公司Copijn重新审慎布局,不仅修复了原有的古典雕像,也增加了喷泉、池塘及儿童游乐设施等,在尊重传统但赋予新意的诠释中,写下荷兰历史崭新的篇章。

新旧共鸣 再现荷兰黄金时代

户外广场拥有开阔宽广的腹地,赋予游客轻鬆休闲的惬意时光,同时还能尽情享受作画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