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V恵生活 >新旧并陈 花莲特等站有需要那幺窘迫吗

新旧并陈 花莲特等站有需要那幺窘迫吗

分类:V恵生活 作者:
新旧并陈 花莲特等站有需要那幺窘迫吗

图:花莲火车站新站体外观。 (

四十年老旧站体已不堪使用 新旧合体根本不搭调 何时两阶段改建?

「旅游不是抵达花莲才开始,其实一下火车,就已踏上旅游的起点。」这是当年在花莲举办「启动花莲新站新纪元;创造花莲好漾好未来」论坛中,淡江大学教授张胜雄所说一句很经典的一段话;花莲新建火车站去年十月启用,九月廿日利用花莲旧站体的出口闸门日前也启用,但没想到,这旧站站仅有拉皮而已,与新车站併立,显得不太搭调,旅客一下火车踏上旅游起点的第一步,看到的却是新旧合体的车站。
旧站体自最南端的行李房到中间的出站闸口再到最中段的售票口、剪票口、候车室到最北的厕所,如今,当时的剪票口以南到行李房的站体保留,屋檐走廊以钢架建,外观拉皮,目前仅开放厕所,其他继续内部整修,将移作他用。
整体来看,新建火车站体与旧站体的风格完全不同,一高一矮、一高挑一平房、一绿色建筑一平凡混凝土房舍、新旧站体各自独立;地方人士仍建议台铁局打掉重做,让花莲进出的门面更美。
旧站体墙壁龟裂 有安全疑虑
花莲车站老旧站体于民国六十五年间兴建,屋龄已达四十多年之久,有旅客发现建物出现钢筋裸露、墙壁龟裂,甚至还严重渗水,不仅有安全的疑虑,且老站房位处花莲火车站门面地标,既不美观又不实用,老站房应拆除进行新建的主张,在观光人士、地方人士及立委萧美琴、地方首长、议员都发声倡言。
但是,当时铁工局推给台铁局说,铁工局只是执行工程机关,建不建是台铁局决定,而台铁局对地方的民情、舆论,置若罔闻。
立委萧美琴于二○一四年三月间,在立院质询当时的交通部长叶匡时,获得叶部长亲口允诺「花莲火车站将分两个阶段改建、新建」,这也凸显出当初政府执行花莲火车站改建,确实缺乏整体规划,未来「第二阶段工程」,萧美琴认为将面临两阶段站体衔接的困难问题,要求应立即着手规划,以更充裕的时间,设计真正符合地方民意的花莲经典车站。
所谓「第二阶段」 无公布内容
交通部长叶匡时承诺花莲火车站将分为两阶段改建,所指的第一阶段,就是目前由铁路改建工程局执行的规划案,最后再由第二阶段改建工程,来弥补第一阶段设计不足,这也充分证实了政府当时规划只做半套,才会演变到现在提出「第二阶段」来亡羊补牢。但所谓「第二阶段」到目前,并没有公布内容,对旧站体根本没有拆除重建
萧美琴说,目前花莲火车站新场站已进入招标发包阶段,工程期为一千零六十个日曆天,她再次强调,现在就应该立即着手进行第二阶段工程的规划,相信长达三年的规划期程,应该能规划设计出最符合地方民意的花莲火车站。
铁工局当时说,将来原旧站体进行内部整建后,将与新建之跨站式车站协调搭配,并作为游客中心、自行车补给站、商业设施与行政空间等使用。地方人士认为,设计的格局却是难符众望,竟是一个新旧合体的建筑。
未听地方声音 铁工局执意採「新旧合体」
对于铁工局欲执意採「新旧合体」改建花莲火车站,前花莲县议员杨文值在担任议长时就气愤批评铁工局颟顸、硬干心态,简直是漠视卅五万花莲乡亲及每年近千万来花莲旅游乘客的权益。
当时花莲各界频频透过媒体对花莲火车站改建提出客观、剀切建议与意见,铁工局竟然文风不动,县议会基于全体花莲乡亲权益考量,结合花莲县政府及各界,计划共同催生「花莲百年经典车站」,拒绝草率改建、增建的「新旧合体」花莲火车站,但铁工局不动如山。
杨文值说,铁工局曾在县府大礼堂召开首场「花莲火车站更新改建工程」说明会,就是在傅县长的强烈要求下举行的,与会包括民代、里长及乡亲除一致要求「铁路地下化」,外观要大格局并兼具花莲特色,当时傅县长看过交通部的初步规划说明后,要求花莲火车站必须以大格局的国际车站来规划,外观必须能呈现花莲特色,一看就知道来到美丽的花莲,可惜地方的声音铁工局有听没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