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V恵生活 >《年年有意思》韩国小媳妇的春节逆转胜

《年年有意思》韩国小媳妇的春节逆转胜

分类:V恵生活 作者:

我和先生结婚是在那一年的正月初十,就在农曆春节过后不久。因为先生是韩国人,婚礼选在韩国举办,我便提早十天从台湾飞到韩国去準备。那是我在韩国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夫家过年初体验
当时我的韩语还在学步阶段,凭靠这种程度,我无法和婆家任何一位亲戚顺利沟通,而先生忙着筹备婚礼,能够花在我身上的时间也很少。用嘴巴说不通,至少动手做点什幺,来表示我试着融入这个家族的用心吧。

但那时距婚礼尚有几天,我还不算正式进门的媳妇,于情于理,婆婆都不愿我帮忙。每天眼睁睁看满屋子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韩语,我觉得自己就像活在韩剧里,只是暂时没有我上场的机会。

婚礼与年节都是好事,但是诸位亲戚被忙碌弄得火气高涨,我因此目睹了婆家内部的几番争执。我默默无语,也没有人来问我的感受。我吓得躲回自己的客房哭了好久,幻想自己婚后要过的日子该有何等悽惨。我的第一个韩国春节,就在这一阵白、一阵青的惊愕与悲伤之间度过了。

韩语不通场面尴尬
及至婚后首度回婆家过年,已是我在韩国度过的第二个春节,也比较有头绪。

先生是幺子,嫁给他之后我成了家中的小媳妇,备办过节饮食等技术层面较高的家事,暂时轮不到我上场。韩国小媳妇的标準作业流程很简单,就是每餐饭后的洗碗。但是按照韩国的饮食习惯,洗碗却成了大工程。

且看韩国人的餐桌上都有些什幺餐具:每人各有一个饭碗与汤碗、一副汤匙筷子,而摆在餐桌中央的菜餚,数来至少有十个盘子。夫家亲戚还不算多,团圆饭摆两桌。光是这两桌的所有餐具以及烹调器具的总合,就足足让我洗上卅分钟了。

不过洗碗这份工作还是带给我不少快乐,至少我不用担心没事做、惹人嫌,而且看着碗盘乾净地叠放好,心中浮现的成就感,不啻是份即时报鼓励。

但是我的韩语能力还是很有限,有时候婆婆唤我去拿个东西,我却不知道该拿什幺才好,因为我听不懂婆婆在说什幺。这种尴尬场面发生了好几次。

包括在众亲戚面前,婆婆叫我去拿条抹布,但是我却东张西望地找剪刀。大家看着都笑了,换成是我也会笑,但我还是很难受。语言不通让我看起来像是一个智能不足的人。

我并不讨厌帮忙做家事,但是总感觉有道无形的墙,挡在我和其他人中间。我知道有很大的因素来自语言障碍。但是除非我付出更多的努力,否则就别埋怨他人的不体恤,不是吗?从此我决定花更多心思在语言上,慢慢地我也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做韩菜拉近婆媳距离
再回婆家过第三个春节时,我的语言能力已在一年内大幅提升,日常对话已无大碍。沟通成为可能之后,我开始跟在婆婆后头讨教韩国菜的作法,婆婆也很有耐心地为我讲解。至此,小媳妇的活动範围,便从零碎的杂活,搬上厨房的料理台了。

婆婆教我做一种饮料,到现在我还经常做给家人喝。这个饮料在韩国又叫作「甜饭」,中文翻成酒酿,但其实与酒无关。在电子锅的内锅中盛满温水,放入少量的煮熟米饭以及大麦糠,以保温状态静置一天。接着捞出大麦糠,把水煮沸,依个人口味放糖和少许姜。放凉之后就是美味的甜饭饮料了。甜饭是韩国传统的节庆饮料之一,吃多了大鱼大肉,此时来一碗冰凉的甜饭,最好上头还有一点碎冰,十分解腻可口。

饮食拉近了我与婆婆的距离。婆婆看我有心学做韩国菜,对我的好感与日俱增,而我陪婆婆做饭时,也找到许多可聊的话题。

婆婆很担心先生娶了外国人之后吃不到韩国菜,常常把这件事挂在嘴边。我能体会做母亲的总是心疼自己的孩子,所以平日如果做了自己看着也满意的韩国菜,就会拍照,留至日后回婆家时,和婆婆一同观赏。

倒不是为了炫技,只是希望婆婆可以放心─虽然我不是吃韩国菜长大的孩子,成长过程中缺少韩国料理的概念与回忆,但是既然嫁了阿里郎,我会力求韩菜手艺的精进。

媳妇生活渐入佳境
到了第四个春节,我终于融入这个家族,能与每位家人自在地相处,我已掌握到亲戚之间的互动模式,也知道如何应对进退。这种不用言传、单靠意会的敏锐度,在韩语中叫作「眼力」,这在极度重视团体生活的韩国人当中,被视为非常重要的人际关係技巧。人们期待他不用说得太明白,你就可以知道他希望你做什幺。

也许是经过了在韩国三年的生活历练,我开始懂得韩国人没说出口的弦外之音吧。有一次大姑见我自动地做完厨房工作,笑着说:「现在我开始觉得妳令人满意了。」

最近一次在婆家过春节,已是去年的旧事。久未见面,公婆和我们都很欢喜见到彼此。因为我们在过年前一週就回老家,我因此有机会参与婆婆製作传统饮食的过程。我们花了一个下午,一起做了一百多份的「糯米海苔」。先把泡好的糯米煮成糯米糊,接着用糯米糊把两张海苔黏在一起,并在表面上再涂抹一层糯米糊、洒上白芝麻。然后等糯米糊晒乾、海苔定型即可。

婆婆客气地说:「妳一回来就派给妳一堆苦差事,真不好意思啊。」苦差事?一点也不!我又学会一道韩国点心的作法,还得感谢婆婆给我这个机会呢!我发现只要抱持学习的态度,就可以从大部分的事情当中找到乐趣。

有一天,我和公婆一起坐在客厅里挑菜叶,婆婆突然抬头对我说:「妳知道吗?我和妳爸爸最喜欢的就是妳。」这句话来得突然,我从没想过可以得到公婆的亲口认证,这下换我不好意思了。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幸运。因为老人家愿意敞开心胸,看我所有的,而不是我所无的。

回想这几年的韩国小媳妇生活,可说是开低走高,尤其是与亲人之间的互动,无疑是一份逆转胜的祝福。而当年我在泪眼中编织的小媳妇凄惨狂想曲,当然也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啰!